当前位置:主页>国际动态>
抗HIV药再掀割据之争
来源:  作者:
抗HIV药再掀割据之争
到2016年,全球六大主要市场新上市药物的销售额将至少占领整个抗逆转录酶药物市场的半壁江山甚至可能更多

2006年,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药物的市场价值约为80亿美元,到2016年,该数值更有望上浮近50%,达到115亿元。然而,在未来十年内,由于一些重要品种专利的陆续到期,如今作为市场领头羊的葛兰素史克(GSK)将不得不面临市场份额严重缩水的尴尬。

而同时,随着其它新型抗HIV药物的上市,现阶段在HIV早期和晚期阶段以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HAART)为主的治疗手段亦会随之改变,这也势必会造成整个抗HIV药市场的重新割据。

GSK霸主地位难保

自从世界上第一个抗逆转录药物齐多夫定(Zidovudine,立妥威,Retrovir)上市以来,葛兰素史克就在HIV市场占据了绝对的霸主地位。2006年,其在抗逆转录药物市场拥有30%的销售额。

现阶段,葛兰素史克在HIV治疗药物领域上市的产品已有8个,虽然这些可堪称为“重磅炸弹”的产品曾一度为公司创造了辉煌的销售佳绩,但由于它们大多已比较成熟,且其中至少有5个产品将于2014年左右失去专利保护。因此,在近年内,如果不能成功研制出更为有效的新型药物,在大量通用名药物的蜂涌而入和其他新产品上市挤占市场的作用下,从2016年开始,葛兰素史克将不得不遭遇在HIV市场大面积缩水的窘境。

Gilead和百时美施贵宝

是竞争主力

现阶段,美国Gilead公司是继葛兰素史克之后在抗HIV药市场排名第二的制药企业,紧随其后的是百时美施贵宝。

替诺福韦(tenofovirdisoproxil,Viread)和恩曲他滨/替诺福韦(emtricitabine/tenofovirdisoproxil,Truvada)的商业成功,使得Gilead在抗HIV药市场得已快速崛起,2006年,其占据了抗逆转录药物约23%的销售份额。与此同时,Gilead还与百时美施贵宝联合研发了全球第一个将不同类别抗艾药组合而成的药物——Atripla。Atripla是第一个以单一片剂的形式且每日给药一次进行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药物,从而有效解决了一直以来HIV感染患者治疗的高剂量负担问题,且改变了传统的以多种药物联合蛋白酶抑制剂为主的给药方案。

Atripla于2006年7月24日首次在美国上市,它综合了3种抗艾药——依法韦仑(efavirenz,Sustiva)、恩曲他滨(Emtricitabine,Emtriva,FTC)和替诺福韦酯(tenofovirdisoproxil,Viread),即将两种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s)和一种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s)制成固定组分的单一片剂,且每日仅需给药1次,由于其出现起到了简化治疗、提高疗效的作用,因此,Atripla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年就获得了1.74亿美元的喜人业绩,并有望于今年下半年进入欧盟市场。Datamonitor亦预测,Atripla将成为未来HIV市场的一线治疗药物,这不仅会为Gilead和百时美施贵宝带来更多的可观收益,也使这两家公司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未来抗HIV药市场割据战的强劲角逐主力。

新型药物值得关注

除上述药物外,几种2007年以来上市或正处于在研阶段的新型药物如CCR5抑制剂和整合酶抑制剂,将显著改变现有的HIV晚期治疗范例,且很可能会由此引发和带动更多的联合治疗新药的产生。辉瑞的CCR5抑制剂maraviroc(在美国的商品名为Selzentry,在欧洲的商品名为Celsentri)和默克的整合酶抑制剂raltegravir(Isentress)就是其中之一。

Maraviroc和raltegravir分别于今年8月和10月获得了FDA的上市批准,由于它们拥有不同于以往抗艾药物的全新作用机制,因此在一定时间内会有效抵抗对其他药物耐药的HIV病毒感染。

Maraviroc的作用不是在白血细胞中直接对抗HIV病毒,而是通过阻断病毒进入细胞的主要途径(CCR5联合受体)而阻止病毒进入未受感染的细胞。CCR5是一种存在于某些类型的免疫细胞表面的蛋白质,在接受过药物治疗的艾滋病人中大约有50%~60%的患者产生了CCR5-tropic HIV-1型病毒。而与以往抗艾药物不同的是,raltegravir是通过抑制整合酶达到抗艾滋病病毒效果。整合酶将HIV病毒的DNA嵌入人类细胞的DNA中,使HIV病毒得到复制。尽管现有的蛋白酶抑制剂和逆转录酶抑制剂同样可抑制HIV病毒复制,但对这些药物产生抗药性或感染变异病毒的艾滋病患者来说,raltegravir无疑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途径和选择。现阶段,Maraviroc用于对有治疗经验的HIV患者进行治疗的适应证已经获得了批准,接下来默克公司的raltegravir也很可能获得同样的批准。

在新型药物中,也有许多颇具潜力的药物尚处于紧锣密鼓的开发之中。到目前为止,先灵葆雅的CCR5抑制剂vicriviroc已处于Ⅲ期临床研究阶段,Gilead的整合酶抑制剂elivitegravir也已处于Ⅱ期临床研究阶段,另外,美国Panacos公司的成熟抑制剂bevirimat和Tanox公司的进入抑制剂TNX-355也都处了Ⅱ期临床研究阶段,其中Bevirimat可抑制病毒的成熟过程,而TNX-355是一个CD4受体抑制剂。

据Datamonitor估计,到2016年,在全球六大主要市场(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如今这些新上市的药物销售额将至少占领整个抗逆转录药物市场的半壁江山,甚至还可能更多。

因此,尽管在近年内,HIV市场中多数曾创造过销售神化的老药专利即将到期,这对整个市场发展来说不啻是一个打击,但大量新上市的药物以及正处于开发阶段的创新药物的即将崛起亦会给其带来新的希望和曙光。在这场未来的市场割据战中,究竟谁会在群雄逐鹿中笑傲沙场,霸主地位最终花落谁家,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强生的表现不可小觑

虽然到目前为止,强生仅在HIV治疗领域上市了唯一一个药物,即darunavir(Prezista),但由于该产品拥有广阔的标签外用途,再加上公司目前正在开发的其他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亦颇具潜力,这些均会为公司带来丰厚的销售收入。因此可以预测,到2016年,强生公司将成为HIV药物市场一个不可小觑的中流砥柱。

Prezista于2006年7月15日首次在美国上市,且仅被批准用于对有治疗经验患者进行治疗。现阶段,一项被命名为ARTEMIS的Ⅲ期临床研究正在进行,用于比较Prezista(每日1次的剂型)与如今的一线蛋白酶抑制剂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ritonavir,Kaletra)对从未接受过HIV治疗的患者的疗效。研究数据显示,接受Prezista每日1次进行早期治疗的患者使用效果良好,这预示着Prezista亦会拥有不俗的市场表现。Datamonitor也预测,Prezista在2016年将占据蛋白酶抑制剂市场27%的份额,并成为这一领域中的“领头羊”。

如今,强生的两个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etravirine和rilpivirine亦在开发之中。这其中,etravirine已处于Ⅲ期临床研究阶段。在一系列针对有治疗经验患者进行的临床研究得到正性的结果后,公司已经提交了有关etravirine的新药申请。Datamonitor预计,该产品会可能会于2008年初得到FDA的批准上市。

此外,另一个在研产品rilpivirine也已迈进了Ⅱ期临床研究阶段,如今,该产品针对无治疗经验HIV患者进行的Ⅲ期临床研究已在计划之中。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